水无月

比V

蛛网上的黑色樱花

“一,二。。。”

奔跑着,奔跑着,在漫天水珠的围追中

“诶?下雨了,大家回去避雨吧,别躲了。”

然后,就那样跌倒了,

“幸好没人看见,”今天的我恐怕又是最后才被抓到的那个,“不然又要被骂了。”

衣服上空空的蛛网家徽,被弄脏了,灰色的印记,泥土的气息。



“?君,”
“?酱,”
“?桑,”
不出去,不能出去。

“别躲了,你赢了,出来吧。”

试着擦掉污渍,但怎么也擦不掉。

试着藏起来吧,

噔噔噔,上楼,早餐时间到了。

然后,冲刺,无障碍的,到达目的地。

“啊,祝贺,?少爷又赢了。”

“当然,我可是冷静严肃的武士,不管是怎样的暴雨,就算漫天的火花也不能阻挡我的胜利。”

“可是,你没有刀,又怎么能说是武士呢?哈哈!没刀的武士吗?”

谁说没有?刀架上刻着蛛网的那把刀,迟早是我的!

“哼。”任由大哥拿着他的那把不知名的刀取笑我,真正的武士可不会为这点小事争吵动怒。

一旁的侍女默默看着这出闹剧。


“?”察觉到身后的视线,“怎么了?一直跟着我?”

“啊,那个,少爷你的衣服。。。”

!被发现了!黑色的衣服,染上什么污渍,应该不怎么看的出来吧。。。

好吧,家徽那有很明显的印记。

“怎么,你要告密?”故作不在意的神情,

“那个,要不我帮你洗干净吧。”

“那就谢啦,”赶忙换下旧衣,

新的一轮捉迷藏战争即将开始。

“快走啊!别跟着我,那样我会被发现的。”侍女无声退下。

“水无月这个时候玩什么捉迷藏,还是呆在家中吧。”父亲命令到。

“诶!”











一,二。。。

奔跑着,奔跑着,在漫天火光的堵截下

“那个落网的在哪!他躲不了的!”

然后,艰难的维持着身体平衡,没有摔倒。

幸好没人看见,今天的我绝对不能被抓到,

衣服上空空的蛛网家徽,被弄脏了,红色的印记,鲜血的气息。

试着擦掉污渍,但怎么也擦不掉,索性由它去了,

噔噔噔,下楼,晚餐时间到了。

然后,停下,被拦住了,谁?

又是那把不知名的刀,不过没了笑声。

昔日刀架上的家刀,现在在我手中,你不能再笑我是没刀的武士了。

一旁的侍女默默看着这出闹剧。

十一,十二。。。





“啊,弄脏了,要我帮你吗?”

“不必,这不是污渍,”
“你要告密吗?”不在意的神情

“呵,怎么会,要告密的话,早告了。”

“快走吧,别再跟着我了,这样你会被青江他们发现的。”

幽灵小姐无声消失



窗外又下起了雨,嘛,毕竟梅雨季节,可是在雨中奔跑的不再会是我。

黑色衣服上绣的是带着蛛网的黑色樱花花瓣,十二片

刀架放着的却仍是空有蛛网的刀,

那把刀,被蛛网锁住了,无法出鞘。

传说樱花本来只有白色,而那些壮志未酬的武士选择在他们喜爱的樱花树下了结自己的生命,鲜红的血缓缓的渗进泥土里,把樱花的花瓣渐渐染成了红色,樱花的花瓣越红,说明树下的亡魂就越多。

可越来越红,越来越红,最后不就只剩了黑了吗?

说起来,她的名字是什么呢?一芥侍女,我从未问起,木花开耶姬?吗?

这可真是说笑了,我连自己的名字都未曾知晓,又怎知她的名字?

梅雨,六月,水无月

这个时间,可最适合捉迷藏了,

默默擦试着不知名的刀,

毕竟我最擅长了。

那就叫水无月吧。










@文华初风 联系前几篇文章,就会发现其实是糖哦(一本正经坑蒙拐骗)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