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无月

比V

时隔多年(?)我终于又登上了lof,感谢黑客,把我密码改成以前用的密码,而不是其他的。我真是感动😂😂😂

蛛网上的黑色樱花

“一,二。。。”

奔跑着,奔跑着,在漫天水珠的围追中

“诶?下雨了,大家回去避雨吧,别躲了。”

然后,就那样跌倒了,

“幸好没人看见,”今天的我恐怕又是最后才被抓到的那个,“不然又要被骂了。”

衣服上空空的蛛网家徽,被弄脏了,灰色的印记,泥土的气息。



“?君,”
“?酱,”
“?桑,”
不出去,不能出去。

“别躲了,你赢了,出来吧。”

试着擦掉污渍,但怎么也擦不掉。

试着藏起来吧,

噔噔噔,上楼,早餐时间到了。

然后,冲刺,无障碍的,到达目的地。

“啊,祝贺,?少爷又赢了。”

“当然,我可是冷静严肃的武士,不管是怎样的暴雨,就算漫天的火花也不能阻挡我的胜利。”

“可是,你没有刀,又怎么能说是武士呢?哈哈!没刀的武士吗?”

谁说没有?刀架上刻着蛛网的那把刀,迟早是我的!

“哼。”任由大哥拿着他的那把不知名的刀取笑我,真正的武士可不会为这点小事争吵动怒。

一旁的侍女默默看着这出闹剧。


“?”察觉到身后的视线,“怎么了?一直跟着我?”

“啊,那个,少爷你的衣服。。。”

!被发现了!黑色的衣服,染上什么污渍,应该不怎么看的出来吧。。。

好吧,家徽那有很明显的印记。

“怎么,你要告密?”故作不在意的神情,

“那个,要不我帮你洗干净吧。”

“那就谢啦,”赶忙换下旧衣,

新的一轮捉迷藏战争即将开始。

“快走啊!别跟着我,那样我会被发现的。”侍女无声退下。

“水无月这个时候玩什么捉迷藏,还是呆在家中吧。”父亲命令到。

“诶!”











一,二。。。

奔跑着,奔跑着,在漫天火光的堵截下

“那个落网的在哪!他躲不了的!”

然后,艰难的维持着身体平衡,没有摔倒。

幸好没人看见,今天的我绝对不能被抓到,

衣服上空空的蛛网家徽,被弄脏了,红色的印记,鲜血的气息。

试着擦掉污渍,但怎么也擦不掉,索性由它去了,

噔噔噔,下楼,晚餐时间到了。

然后,停下,被拦住了,谁?

又是那把不知名的刀,不过没了笑声。

昔日刀架上的家刀,现在在我手中,你不能再笑我是没刀的武士了。

一旁的侍女默默看着这出闹剧。

十一,十二。。。





“啊,弄脏了,要我帮你吗?”

“不必,这不是污渍,”
“你要告密吗?”不在意的神情

“呵,怎么会,要告密的话,早告了。”

“快走吧,别再跟着我了,这样你会被青江他们发现的。”

幽灵小姐无声消失



窗外又下起了雨,嘛,毕竟梅雨季节,可是在雨中奔跑的不再会是我。

黑色衣服上绣的是带着蛛网的黑色樱花花瓣,十二片

刀架放着的却仍是空有蛛网的刀,

那把刀,被蛛网锁住了,无法出鞘。

传说樱花本来只有白色,而那些壮志未酬的武士选择在他们喜爱的樱花树下了结自己的生命,鲜红的血缓缓的渗进泥土里,把樱花的花瓣渐渐染成了红色,樱花的花瓣越红,说明树下的亡魂就越多。

可越来越红,越来越红,最后不就只剩了黑了吗?

说起来,她的名字是什么呢?一芥侍女,我从未问起,木花开耶姬?吗?

这可真是说笑了,我连自己的名字都未曾知晓,又怎知她的名字?

梅雨,六月,水无月

这个时间,可最适合捉迷藏了,

默默擦试着不知名的刀,

毕竟我最擅长了。

那就叫水无月吧。










@文华初风 联系前几篇文章,就会发现其实是糖哦(一本正经坑蒙拐骗)

好像没人注意到什么细节(槽点)呢_(:3」∠)_
emmm尴尬 或许是因为还没什么人看我的文的缘故吧


或许是看到了没评论emmm

一期一振:今天也想努力的让审神和刀刀们好好相处

————手入的场合————

之后按老规矩带了鹤丸不停出阵,理所当然的为了保护同伴受伤,鹤丸也因为是新人的缘故,受了伤。

通过这段时间和鹤丸殿相处,以及通过其他本丸一期的口述,本丸的鹤丸似乎有点异常,想来也是,主公的性格,让本丸里大多刀剑都有那么点更加认真严肃的趋势,“物似主人形”,但是,鹤丸殿也太过
安生了,想到之前主公盯着鶴丸的眼神,和在那之后他们的反应,一期心想,这两人恐怕都误会了些什么。

于是我便替主公说了些好话,鹤丸殿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

————鹤丸特化后————
“诶,果然还是很羡慕鹤丸殿。”一期不禁想起,在当初,自己特化后的24小时无缝畑当番。。。再看看现在鹤丸殿,很清闲,虽然他好像并不开心。。。诶?

主公?

在?

emmmm

可能,这就是主公独特的爱吧

@文华初风 小文(❁´◡`❁)*✲゚*
友情提示:联系前文 以及 注重细节是个好习惯(。ò ∀ ó。)

我可能遇到了个假的鹤丸囯永。——审神者

我是水无月,自从我(171z)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把鹤丸从5-4疯人院里捞出来后,身为一个冷静严肃的武士,即使我内心当时就想冲上去一把抱住鹤丸,并为我的近侍疯狂打call,但那是不可能的,这样就不符合我超高校级的绝对理智的设定(超高校级的中二演员)了

于是理智的我只是很正常的打量了鹤丸一眼,发现他一脸认真的看着我,没有说出入手台词,这不禁使我疑惑。

“不准备吓吓我吗?”之后就是简单打打招呼,给他点东西,然后就让17带他“老规矩”了,很好的在鹤丸面前维持了自己的良好形象。面前的人一脸认真,脸上挂着几滴汗珠,拿好自己给他的东西,就跟着一期出阵去了。

是天气太热了吗?嘛,最近天气确实是有点儿热呢,看着透过窗进来的阳光,我不禁想到,等鹤特化之后,先不忙着让他内番吧,让他好好休息吧。

身为一个典型鹤厨,我对鹤自然是有点偏心的,但是,我深刻知道,这对其他的人来说,并不公平,所以平日里我都很好的维持着自己对大家一视同仁的形象,对大家都是不温不火的态度,毕竟,审神者和刀剑男士,只是一同阵线的伙伴,是主臣的关系。

不过,虽然我想尽力维持这样的关系,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就像现在,我又默默的跟在鹤身后,暗中观察。

说起我喜欢鹤,是在听其他审神者说鹤喜欢搞事惊吓的性格时起的,可能因为平时我在大家眼中的形象很严肃,所以就连短刀平时也不来找我玩,对此,我也感到很绝望啊。所以不知怎么,在听说鹤丸国永是那样的人时,我就私下里念叨着他,希望他能来我本丸,给我平淡无奇的生活带来一点波澜。

可是。。。为什么我家的鹤总喜欢呆在角落?这么乖?真的不考虑挖个坑让我故意的跳一下吗?我觉得我大概是遇到了个假的鹤丸国永。


友情提示:联系上篇 风味更佳 欢迎发现小伏笔 觉的哪里是伏笔的地方就评论评论说出来吧(。ò ∀ ó。)

@文华初风 (「・ω・)「嘿 给小风的 望不嫌弃

我可能遇到了个假的厨我的审神者!——鹤丸

①初来乍到
盯————
“。。。”噫?这股视线是怎么回事?
“不准备吓吓我吗?”
“额。。。那啥? 哟,我是鹤丸国永。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 哈哈。。。”

盯————
呜哇!好可怕!看来是个不得了的主人呢QAQ
“嗯 总之老规矩 先一直出阵到特化再说”面前的人一脸刻板,随手交给自己三个金重骑兵装,和一个御守。

诶诶诶!
于是才刚刚被召唤出来的我,就默默的跟着前辈们战斗(划水)见识战场的残酷,据前辈们说1~ 4图都已经有检非活动迹象,所以不适合带新人。

所以这就是你们把我带来五图的理由?

②敌军奇袭
“可恶!完全不知道这些石头会砸向何处,怎么躲避!”
“不错呢……让我吓到了……!”
“出乎意料啊,有破绽!”敌军HP-1“emm”

“不带这么玩的,”“就算当了队长,表面上在飘樱吹雪,我内心里也是不高兴的啊!”
日常练级被砸丢金蛋,不能把敌军一击必杀,永远走不到王点,我大概是个废鹤了,QAQ

鹤丸国永式在手入室角落画圈圈.gif

“一直都是这身装束……可不像样吧”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啊!我感觉我的审神者不爱我(┯_┯)

似乎是看到了我的内心戏,隔壁病床的171笑了笑“我很羡慕你,自我被召唤时起,做近侍时,常常能听见,主公在念叨鹤丸殿呢。”

“诶诶诶!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让你当队长,还给你御守,你丢了那么多金重骑,主公也不责备”
“emmm”

“嗯,听乱说,主公的这种现象,应该是你的厨吧?”

③终于特化
听前辈们说,特化后就不像之前那么辛苦了,fly~哈哈哈~

“不不,还用不着更衣。因为就现在这样,我还有尚未崭露的部分啊”

然后等真正到了那一天之后,我才明白,不像之前那么辛苦是什么意思了,cry~
ヘ(;´Д`ヘ)放置play?说好厨我的呢!爱我的呢!

鹤丸国永式蹲在角落长蘑菇,jpg

果然遇到了个不得了的审神者!要么让人出阵到累成狗🐶,要么就放置play,😭累觉不爱!我可能遇到了个假的厨我的审神者!


(我是水无月 这个本丸的审神者 今天的我依然在暗中观察 但还是没有见到传说中 鹤丸国永的挖坑场面 我可能是遇到了个假的鹤丸国永)

@文华初风 给风儿的小段子
望不嫌弃(「・ω・)「嘿

对于初学者来说,画画有参照物是很有必要的。啥?你说很丑QAQ对比一下上一篇 无参照物的芥芥……啊!芥芥我错了,不要拿罗生门对着我!(之所以没画芥川,是因为班上,没人看,文豪……所以没参照物,画得实在太糟糕,都拿不出手QAQ)

这是一只正吃萝卜的兔子芥。。。

今天及以后几天的心情大概如此?你看到了什么?

【原创】02临也教你花式吃豆腐

OOC 慎入,(我自己都受不了自己的文Orz)

夏日炎炎,正臣双手捧着一杯冰茶,风吹过,扬起了头发。
临也看着这一幕深思,悄悄地把手伸进冰茶和正臣间,然后附上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临也先生你!”
“呀?对不起,我只是想蹭一下凉气而已。”
“凉气,不怎么凉呀?”正臣把一只手稍稍远离冰茶。
“从我这个角度看。”说着,一把把正臣拉进怀中。
“看到没,冷气。”
“哦,真的吔!”某小正臣就这么顺利地不在意之前发生的事了。

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件事,某大?正臣顿感自己怎么能那么的天真!